欢迎您!
主页 > > 正文
一:【数据点评】5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固定
日期:2019-07-10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一:【数据点评】5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固定资产投资数据点评美东时间2019年6月19日下午2时,美联储决策层一如市场预期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维持在2.25%-2.5%不变,但在会后的声明中摈弃了“耐心”的措辞,同时下调对今年通胀水平的预测,表态要“采取适当措施来维持经济的扩张” ,并承认美国经济前景面临的不确定性加剧,这似乎为未来会议上的降息埋下伏笔。

  市场方面,美联储新闻发布会后,标普500指数收于2926.46点,距离2954.13的历史高位不到1%。同时,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美联储观察工具显示,交易员预测7月降息的概率涨至100%,年底前美联储降息3次的概率接近70%。一时间国内外不少的市场机构普遍认为,美联储上一轮加息周期已近尾声。

  美联储政策选择面临来自国内经济、美联储自身、川普、中国因素的多重影响,从当前情况判断,美联储7月份加息的可能性较小。

  看一下美联储近年来的政策趋势,不难看出,本轮加息周期于2015年年底启动到2018年12月20日的最后一次加息,期间共进行了9次加息,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提高两个百分点。

  这轮加息的背景是对美国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宽松货币政策的“正常化”修正,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和劳动力市场的充分就业,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随着加息周期的进行和QE的退出,逐步回归到正常化水平,即按照美联储对正常化的定义,就是目前2.25-2.5%的利率区间。

  近期美国国内经济局势和国际贸易环境发生了一定的变化,正如美联储会议声明中所说的那样:“美国经济前景面临的不确定性加剧”,然而,我们认为,一影响美联储政策前景的是多重因素的叠加,这些因素具体包括:美国国内经济因素、中国因素、川普因素和美联储自身因素。这些因素的叠加效应决定着美联储政策的具体走向。

  一、美国国内经济因素:美联储加息最关注的两个经济指标,即通胀水平和失业率。从鲍威尔担任美联储主席以来,一方面通胀水平虽然低迷,但趋势上逐步向美联储加息的阈值水平2%的通胀水平靠拢;另一方面美国国内就业市场一直强劲,近期美国劳动力失业率更是处于200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扫除了美联储实现金融危机后货币政策正常化的障碍。

  对于美国国内投资而言,降息表面上看可以刺激国内投资,但由于美国市场在全球金融市场的特殊地位,不降息也不一定会减弱国内资本的充裕。原因在于,在当前全球经济低迷,新兴市场的泡沫风险逐渐加剧的情况下,强势美元政策更有利于国际资本的回流,提高国际投资者的对美元的信心,进而增加对美投资。综合看来,目前美国国内经济总体表现并没有到美联储非降息不可的程度。

  二、中国因素:鉴于中美两国的经济体量和相互之间的贸易依赖,中美贸易摩擦的持续升级不但是中国经济当前最大的外部影响因素,对美国的影响也很大,长期发展下去甚至会导致全球产业链的重新洗牌。如果在6月底的G20会议上中美双方未能再重启贸易谈判上取得突破,甚至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例如川普提及的对剩余中国对美出口的三千多亿美元的产品加征25%的关税实现,这势必会推高美国国内的通胀水平,且在当前全球经济持续低迷的环境下,将迫使美联储再次出台货币扩张政策,利率水平也将重新脱离当前2.25%-2.5%的正常水平。

  但考虑到美联储自身政策的连续性,在利率水平刚恢复到“正常水平”不到1年的时间;同时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对美国通胀水平的影响和传导也需要一段时间,即便中美谈判持续受阻,美联储7月份就放松银根的可能性也不大,最早也要到今年的4季度或者明年年初。

  三、川普因素:川普自任命鲍威尔替代耶伦就任美联储主席以来,对鲍威尔本人和美联储都颇有微词。川普同鲍威尔或者美联储的主要分歧点在于美联储的利率政策。川普认为美联储加息的速度太快了,为了美国经济美联储应该停止加息甚至开启降息。

  尤其是随着2020年总统大选的到来,川普或需一份优异的经济答卷,这都成为川普直接或间接向美联储和鲍威尔本人施压的主要动因。虽然名义上美联储的运营是独立于政府的,但川普的持续施压或影响整个美联储的政策走向,成为推动美联储降息的一个因素。

  四、美联储自身因素:美联储自身决策的着眼点不在于短期内的经济表现,而更趋向于美国经济在长周期内能否维持物价稳定,并使劳动力市场接近充分的就业。同时,同别国央行相比,除了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使用的量化宽松工具QE,美联储主要使用利率政策工具。

  因此,美联储为应对未来可能到来的经济过热或衰退,需要在经济稳定期将利率维持在正常的水平,以避免出现利率长期处于低谷而造成的“流动性陷阱”,从而失去货币工具对经济周期的调控能力。这也是金融危机过后,从耶伦执掌美联储到鲍威尔时期美联储一直努力使利率水平恢复正常水平的主要因素。

  在上面四个主要因素中,我们认为按照影响力排序:美国国内经济因素>美联储自身因素>川普因素>中国因素。从目前美国的国内经济因素来判断,7月份美联储加息的可能性较小。如果6月底G20会议后,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并推高美国国内通胀,对美国经济造成实质性的冲击,美联储或在第三、第四季度开启降息通道。

  本报告分析及建议所依据的信息均来源于公开资料,本公司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也不保证所依据的信息和建议不会发生任何变化。我们已力求报告内容的客观、公正,但文中的观点、结论和建议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依据本报告提供的信息进行证券投资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本公司概不负责。

  本报告版权仅为本公司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复制和发布。如引用、刊发,需注明出处为大公资信,且不得对本报告进行有悖原意的引用、删节和修改。(大公资信技术产品部 刘金贺)

  【数据点评】5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固定资产投资数据点评

  凡本微信公众号(“大公”)发布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等内容,其版权均属于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简称“大公资信”)所有。未经大公资信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使用(包括但不限于汇编、修改、分发、转载、复制、传播、发表、许可、摘编、仿制)或许可他人使用本微信公众号中的所有内容。已经大公资信授权使用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公”。否则,大公资信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微信公众号涉及的所有观点、结论、建议仅供参考,不构成对任何单位或个人的投资性建议或意见。对于因直接或间接使用本微信公众号发布、转载的内容或者据此进行投资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或损失,大公资信概不负责。

  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简称“大公资信”)是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国国新”)控股子公司。大公资信成立于1994年,是获得中国人民银行和原国家经贸委共同批准成立的全国信用评级机构,拥有政府监管部门认定的全部评级资质。

  大公资信是第一家向全球提供国家信用风险信息的非西方国家评级机构,是财政部推荐参加亚洲债券市场建设的评级机构,是参与国际信用评级体系改革,争取国际评级话语权的中国信用评级机构的代表。

  大公资信独立研究制定国家、地方政府和行业的信用评级标准,推动国内债务工具的创新设计与推广应用,先后对30个省市自治区、70多个行业的万余家企业进行信用评级,债券融资总额度逾万亿元。

  中国国新战略重组大公资信后,将引入央企成熟的管理经验,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苦练“内功”,以建设“世界一流”评级企业为目标,努力为市场客户提供与国际接轨的更加优质、专业的评级服务,为我国评级行业的发展和进步做出应有的贡献。